那是个动乱的年代,灰色的天,处处燃起烽烟的国,城墙参差不全,到处散落兵戈。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声音,尘埃飞腾,他站在城墙上,对那远道而来的客人不屑一顾,他的头低下去,看着熟睡的将士们布满烟土疲惫的脸,眉头拧动似乎有东西

他本是一书生,普普通通,波澜不惊,只因一纸召书便踏上漫漫征途,在那以前他的生活是那么富足而安逸。他犹记得那日 他在窗前练字,提笔书成窈窕淑女君子好逑。笔划到逑时却正瞧见柳荫秋千下的美人凝妆蛱蝶翩翩成双,看得他心神荡漾,不留神逑字破了相。宁静而清远的夜,明灯一盏清茶作伴,以茶就书,读到欣喜之处得意的笑两声,却又乎听见远处渺茫的歌声,仿佛美丽的空中楼台让人神往。是的,那是她在轻声婉唱:寒蚕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……缓歌轻唱,抑抑扬扬。

这一句惹得他再也全无心思读书了,书中的种种又怎能与她的情情切切相比?他遂迈步出家门。门外枫树叶片微黄,像是沾染了岁月的风霜,阶下菊花开得是那样豪放,不曾料想秋已在弹指之间了。他站在台阶上,刹那间悲寂袭来,心中空荡荡,不知该看向何方,似乎一切的一切都在感伤。­

她的笑声打断他的思量,那笑声似乎在笑话他这样敏感的傻瓜。他抬头看去,似水般清澈的月光下,她拿着小扇追着流莹好忙,那舞姿似天上的仙子,世人都不曾见得。他静静的看着她,将这翩纤记在心上,一幕幕清晰明朗,仿佛葡萄架下透过的缕缕阳光。

秋高气爽,那日 他随朋友去湖边游赏风光。沿湖堤漫漫而行,并无目的,湖面波光滟滟,想起那句: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,日出江花红似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,能不忆江南?绕过柔蔓的柳枝,不经意却碰触到什么,清风抚面的感觉袭来,原来那是她的黑发。这便是故事真正开场的地方。他躬身轻道:小姐,小生有礼。更没想到,那人却也不回头,转身就走。他木讷的如同木偶动弹不得,心中愁绪万千,想起明镜湖水倒映出她的脸庞,愁到深处低下头乎眼睛一亮,见地上那方丝帕,便转忧为喜了。

于是他去还丝帕,她邀他赏院花,你来我往,一切一切都顺理成章了。他说他一生命犯桃花,她说她最爱折花不爱青梅竹马。她为他反弹琵琶,他为她研墨精画。可是好景不长,正当一切如火如荼的时候,一纸召书告诉他要征马戎装,可是佳人却依旧在画眉梳妆,笑颜流淌。他连告别的时间都没有。是啊,国家兴亡匹夫有责,戍国卫边义不容辞。于是,他无声无响地走了。

她满心欢喜的去拉他品尝她刚做的南瓜汤,香甜可口盼他多尝,可是他的踪影又在哪里?很久她才知道,他去了边关,她想到他一个书生整日里厮杀便度日如年,茶饭不思,欲将萧萧北方一眼穿望……他又何尝不想谓她一声,只是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,容不得他儿女私情你长我短。他是多么羡慕家乡留守筑城的民夫啊,他们虽苦终有家可归,家里贤妻早已准备好整洁的衣物,虽然晚餐只是野菜粗粮,但那是妻子用心洗过的,用火煨着,等待夜深人归的时候丈夫品尝。可是,他的南瓜汤……

兵临城下,风沙打在脸上不痛不痒,却多的是心中的忧伤,眼中的迷茫。他挥剑斜披横刺,刀剑铿锵,碧血染透盔甲,他的手却不能停止,继续厮杀。负伤了又怎样,他似看不见流血的伤口,因为这痛又算什么,又怎敌他心中那根红线牵扯的痛?血染江山的画,又怎敌她眉间那一点朱沙?黄昏孤山战马,明月照亮天涯,一天一夜战争结束,断城依旧是断城,并未倒下,他也和伤员们结伴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她站在路口等他,看到他的一刹那她的眼眸微光颤动,她泪如雨下。他缓缓拥她入怀,用他的肩膀去抚平她的心伤。风过天地肃杀,雪花轻轻飘落,心中寂静而又喧哗,他们静静相拥而立,从此一起看世间繁华,流星飒踏……

很少有不开心的时候,只喜欢站在第三人的角度去看问题,甚至不喜欢从自身出发,有人说我理性,是的理性的痛苦又有谁知,很多时候没有两全的办法,那么只有抛弃自己……有时候会很欣赏自己,欣赏自己傻的可以。-

心情不好的时候最想听歌。将daniel power的free loop MV又看一遍。歌曲内容和歌名其实联系并不大,讲述的是一个小男孩和一把钢琴的故事,实际上确是写实的爱情往事。-

他恋她多年只是她不知道,他每天总经过她面前,她斜依窗檐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却并不顾他,她凄美的脸忧离的眼神阴暗里迷人的身姿时时刻刻纠结着他的心,是的他只是个乐师,她是那么美,美丽的他没有福气,也没有勇气。她的才艺世上无双,听她一曲便知是天上人间了。-

他仍是没没夜的赶工,但依然每天那个时刻去“看她”。她的美世人皆知,有人不远千里迢迢就为那一曲忆江南,风尘中生活的久了心就失去了灵魂的居所,变得四处漂泊。她的脸日复一日的那样浓妆和淡抹,只是眼神更加幽怨和凄迷,她的身体越来越弱,渐由斜依变为偎扶,他的时间不多了。-

那天他刻意修饰换了衣衫带上了那把折扇,扇上字两行虽不相思却道尽相思成伤。风中枫叶片片落的正忙,他踱着方步朝着圆月的方向去了。远处光亮出传来书生朗朗,不知是谁家的孩子正念三百月光。天上云舒云卷,月影流殇,正是相逢的好时刻,灯笼的烛火燃尽之前他到了。她那时依旧惺忪,起身画眉梳装。他起身走到台前拥她入怀,低头去吻 她的黑发,她眉黛微抖,泪轻轻滑落。他缓缓擦去她的泪,世上人又怎知你的好。-

那晚,他和她迎面而坐,他抚琴,她清唱。他依然记得那时那刻他心中的悸动,她满眼的温柔。他弦中拨出一曲凤求凰,她挑眉和唱红豆伤。时间在那刻静止,世界之大只有他俩,他说兼葭苍苍,白露为霜,她答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似乎她的一切他都懂。天亮,他起身退出,那一夜他用尽了他全部的积蓄,只为见她一面听她一语。那夜,他一无所有,却又满获幸福。她送他到门口凝咽无语,他抚着她的肩,目光所及杨柳岸晓风残月,她的知他的懂无言胜有声。-

他又何尝不想用琴声唤她入眠,她又何尝不想用霓裳为他伴舞?只是他酸穷流离颠沛失所,只是她沦落风尘回首极难。他低头看看衣襟,她的泪迹依旧可见,她轻触自己的掌心,他的余温犹如还在。就在那个萧瑟荒寂的秋日,他们分别了,这一别不知是多少年。-

他回来时她的窗早已斑驳朽萎碎红逝去,夕阳漫过山岗,清清溪水由北向南静静流淌松柏伫立苍苍。一切似乎和当年相仿,似乎又和当年大异样。他在院外唤着她的名字,一声比一声柔软,似乎将这多年未呼出的思念尽数传入她的耳。是的,十年了,他衣锦还乡了,可是水那方的伊人呢?抽出怀中的那副发黄丹青,独自端详,那是,不敢去叹言的殇。纵使他已有亿万钱财又怎能去弥补时间的无尽的伤?原来他走后她遣尽资财生活日益清苦,柔弱的身子经不起夜夜相思和病魔侵蚀,早早的就香消玉损了。-

夜风吹来桂花香,他对着流水诉说衷肠,想起那句: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……-

南京的天气近日极不正常,像是热恋中的醋女的小小脾气。前几日是连续终日的热浪且是一副后浪推前浪的凶态,今晚却像是个受了委屈的温婉江南女子,一不留神,稀里哗啦的下起雨来,似乎要将积蓄在心中独自承受多年的怨伤尽情的释放。于是,她在宽容方雅的性格再也无法承受。刹那间,风雷乍动,汹涌的雨似她的泪落将下来,如哭到动情之处,看上去似乎要下很久才能收住。-

我独在阳台,雨烟窜动到脸上,像是孩子的吻虽不悠长却是甜甜的。远处黑黑的,连轮廓都无法辨见,闪电划过幽暗的天际,我伸出手任雨滴滑落,无意中碰触到她的忧伤,那结痂的隐痛在哪里我知,可我又怎忍心提起。-

突然想起发生在身边的故事,他慕她已是多年,她如今才答应,当他牵起她的手时才发现他们很多年以前就将话说完了,可是他们此时心中除了彼此已无他人。于是两人便互相“挑刺”创造话题,他说她脾气不好,她就假愠:我脾气不好,你去找她!他赶忙赔不是哄她开心,她心里暖暖,终究还是疼她的。她记得他的好,那种感觉却不曾随着似水年华的流逝而减淡。她的“小心眼”是众所周知的,常当着他和众人的面说他,等他走后却又在众人面前忆起他的千般好,好的我们都很感动。我忍不住将她的种种告诉他,他笑着谢说,她的一切他都明白,于是心有灵犀并不需说破,倒落得自己多事的可笑。-

想起剧中一幕,恰似他俩,他说:小姐你好风采,她说:公子,你大雅才。他坚毅体贴却拿捏有度,她温敏聪慧却毫不娇柔,仿佛上天的注定。每当见他俩这样,我总在一旁偷笑,深深思量他们的幸福觉得多么来之不易。爱他,才使劲折腾他,不老不休,天长地久。从他的手中流出无限爱意经她手流入她的心,她受之如饴,他们是那么默契,很多人却不像他们那么幸福。-

你也许曾经遇上一个人,你与他相爱,以为他是你全部的需要和存在的意义。你爱他,如生如死如火如荼缠绵如呼吸;然而有一天你们分手了,得已不得已情愿不情愿,伤筋动骨声嘶力竭歇斯底里愤怒悲伤安静压抑,而那个人就那样消失于你的世界了。同时,他静默地关闭了你通向他世界的门。-

天国的阶梯,消失在云间,你仰头瞻望思念的余光,只看见蓝天上白云轻轻流动,天上圣门已阖。在安静的甜黑的夜晚你想念他,思念若水滴,还没落泪,就干了。-

如果你为一个人切骨般痛过,你就会明白从此无心爱月夜,任他明月下西楼。可是,一种恐惧也接踵而来,是不是人们会因为隔世的伤痛而拒绝也许幸福的未来呢?是不是曾经的美好记忆会在人们心中永远定格而无法飞过沧海呢?梦折断了翅膀,那么梦又该飞向何方呢?-

不觉夜已很深了,可是睡意全无,外面依然喧闹,虫鸣和水滴触石的声音耳边萦绕,像是错杂的乐谱却被有序的演奏,听起来到也是韵味无穷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