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心里有些突兀的疼,所以失眠成了家常便饭,我也有了充足的清净,这清静一点点积累,挤去了了很多沉重,漂去了很多繁杂,于是留下了渐渐明净的心,透过这层明净我看到了渺茫的灰色,激烈的撕扯,挣扎的执着,矛盾的自我……

风将天空吹得皱巴巴,似那张破帆,如我的心般不堪缝补,或许不知为何要缝为何要补,就让这破帆带着我在思绪的海里沉浮,没有目标,没有尽头,只有航程,只有旅途,因为我喜欢这样的归宿。

有很多东西都是你喜欢却不能拥有的,比如顺其自然。人总是面临选择与被选择,顺其自然无论如何都会只有一种结局,那么选择吧,可以口是心非,可以放弃自我,可以我心飞翔,也可以什么也不做,等着被选择,但是结果出现时至少要不悔。

我身边的人都在进步,这进步如日月般招人注目,于是我的退步也无法在黑暗中继续遁形,显出了自己僯峋的样子,像一个被围观的怪胎般不知所措,然后低下头看到污水坑里映出的面孔,把自己吓得发抖。这样说也许有些刻薄,但是我想说,批判自己实在是过瘾,一种大难不死的感觉会让你觉得这趟发现自我的旅途,实在是值得。

我有时候会偏执的相信自己的自觉,而不相信事实,直到事实像根针刺破幻相的气球,嘭的一声告诫自己眼睛和耳朵终究还是要用的,可惜我还是睁着眼睛说瞎话,于是这针开始刺向了我的心。我不会回避,就让它直直的刺向我,其实我早就预见的这结果,我享受这样的苦痛,也许当它沉积到一定程度,我才会懂得怎样去做出抉择。

我不喜欢流行,正如流行不喜欢我,所以通常自己不会引人注目,这也是我最最快乐的事情,努力好好做一个普通人,不要去想那么多,贯看秋月春风,惜邻之美好。对于生活,有多少期待就有多少无奈,斟一杯浊酒勾入期待与无奈,眼中几近迷离,可大脑却愈发清醒,如清寒夜空的星星高而明,什么都不愿想,可一切都以剧幕的手法表现出来,令人难以抗拒动弹不得,也罢,这次也就从了你吧。

今日我埋葬了很多过往,我看着它在火光中欢笑哭闹再复寂静,仿佛一切都与我无关,或许是因为自己写的太真切所以才感觉不是真的。以为如此这般,我便会轻松一些,可是心里还有些东西如拔丝般抽出,或许我是在自欺欺人吧,不过又能怎样呢,迎接我的将是新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