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长莺飞,万物繁茂,月牙湾中水草左右摆动,像是水中芭蕾,金鱼穿梭其中,周围生命的力量在澎湃在沸腾,这美好让我感动。风是近乎慵懒的柔和,将心中的那池绿水渐渐抚起漪轮,那湿润的风轻缓的拂过我的脸,仿佛我也泛起了一圈圈的波纹。

这时节总会让我想起什么,断断续续的的支离破碎的,不再是那么清晰可却又是那么铭心。由寒到暑已快是一年,如今的我依旧没什么改变,或是已经许多改变。某人惊叹我老了,说的我很开心又有些许愁忧,也许我已成熟到去承担那些责任吧,又或许观念的改变是这个年龄的我们所必须经历的吧。

以前的我真的很年轻,可以不加思索的向院长质疑学校体制问题,可以没日没夜的颠倒规律的生活,可以抛弃课程选择出去晒太阳,可以在别人嘲笑的眼光中哈哈远去让他们对着我的背影鄙夷,可以唾沫纷飞、血脉贲张的与人激辩就为一个微不足道的结果……那时的自己太爱探寻结果,太爱体验生活,太爱指点他人,太爱纵容自我……我惊叹的是我曾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挥霍,而那么长的时间里却只造就了这样一个我,所以现在的我常常很沉默。

生活总免不了是忙碌的,像是蚂蚁准备过冬的食物般将以前努力的不足之处使劲弥补,也许这个冬天我便会温足。时间伴着我,如最亲密的朋友般握着我的手,拉着我向前走,分秒不曾停息,而结果却就在那里。愿不愿意见,自己得已不得已,结果就如一个路标那样立在那里,有时候这路标也并不是仅仅为了自己。这个阶段的我们在面对无知与敏感是总有许多困惑,因为无知我们害怕选择,害怕承受选择的结果,因为敏感我们不得不选择,不得不直面选择的结果,那么我们该怎么做?

忙的时候还有时间开个小差想这些,那么闲的时候呢,其实闲的时候倒是大脑一片空白。无论是闲还是忙,一个人时,似乎总有一种透过一切的平静会慢慢的浸透你的时间,然后在这时间里的某一点,所有的快乐与愤闷,欢欣与沮丧以两极分化的方式接近你,让你的内心宁静充盈或是悲伤绝望,于是你就会发现你的渴望。

我对蓝天白云,青山绿水是近乎疯狂的渴望,每当看到这八个字便像看见甜兮兮的山泉般口齿生津。想去萨迦看棱棱角角的雪山,更是向往伊春的林海雪原,还有三星堆奇特的遗迹民俗,土鲁番维族姑娘美丽的织编……这些坐标如偶遇故人却叫不出名字般的尴尬,咿咿呀呀的欢喜终免不了用这里那里代替。那么的遥不可及,而在我的梦里,我们又是那么亲密……

我相信,在这些地方,给我一池碧水,三丈方原,几棵树,几朵花,一间草房,我便会平静充实的度过我卑微的一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