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平静静的生活悄无声息的一天天过,滋味寡淡如净水,形态悄稳如秋叶。似乎每天都不一样,似乎每日又无甚不同,又如荒诞离奇的梦醒后便没了印象,倒只觉来去都是似曾相识,只有梦中的那些残影令人感到意味深刻。

今日使我觉得不再平淡,叶片上白色的霜晶,还有角落里若隐若现的冰影都在提醒我对于季节我已忽略太多,于是我碰触到了冬的肃慕。南京的冬总来的晚,正是那股沁入鼻息的冷气使我感受到它亲临时的寒意。我站在树下,看着淡蓝宇幕下微微灰白天空中的点点云朵出了神,那一抹无边无际的淡蓝色如大海般宏大远博,涛声依稀可辩,如来自心灵的呼唤,那里的远方有我梦想的守候,然而每当此时我总是会很失落。

天气是格外的好,桔红色的阳光透过车窗照到我的脸上,柔软而温凉。那玻璃上迸散的红色向各个方向无规则的挪移摇摆,犹如生命最原始的运动。路过古石桥时,恰逢那张火红的笑脸漫过树梢,每当这个时候我总会冲他微微扬起嘴角,轻声的说:Hello, sun。在身边没有挚友的日子里,我们会彼此分享许多许多。

车突突的前驶,这段路总是塞车严重,汽车摩托电动车自行车还有11路,车人紧随,拼的是技术赶的是时间。人们张望叹气刹车挂档,嘴里咦咦啊啊说着模糊不清的言语,早餐热气汽车尾气人们呼出的白汽连同清洁大妈扬起的尘烟,混合融入了早间淡淡的雾霭中,我看着窗外的一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在心里感叹:这便是南京的早。老交警轻轻一挥手,车子驶过路口,挣脱了这段纠结轻快的向前,如释去重负般,我喜欢这样的感觉。感谢寒风中那些尽职尽责的人们,因为他们的存在,这城市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有条不紊、秩序井然。

转眼间车到小行高架,远远的看见地铁列车长龙般摇头摆尾急驶而来,刹那间将我们甩到后面,头也不回,那种矜持与骄傲源自他与生俱来的高贵血统——环保与低碳。几年的扎根生长使它已俨然成为这个城市的流动的血脉,牵动着东西和南北,联系着大街和小巷。远处大厦高高玻璃幕墙上映起的美丽光晕如平湖夕照般让人充盈,地铁入口处人们如群蚁搬家般你来我往。淡雾散去了,他们的神情也得以辨认了,某人欢喜某人忧,某人愉悦某人愁,某人面无表情一心赶路,某人鬼鬼祟祟侍机下手……

夹在人群中咚咚走下车呼吸车外新鲜的空气,抬头望了一眼公司所在的地方。时间充裕的时候,我会留下两站路步行,那么,走吧。路边不知名的灌木比起夏日益加苍翠,一片枫叶飘落,穿过曲折的枝桠,落在我身旁,娇艳似江花,叶脉如掌纹,呵呵,大自然的鬼斧神工——那本《大学释意》正缺张书签,原来踏破铁鞋的总也赶不上机缘巧合。

转眼已到打卡时刻,紧张的一天拉开帏幕,多么渴望生活能如子瞻之水调歌头般浪漫典雅。我欲乘风归去羽化登仙,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之寒,起舞弄清影,忆起那份眷恋,不如留在人间。收束思绪之飘飞,勒紧臆想之驰骋,开始工作吧,于是深呼吸,在心中默念告诫自己:be nice, be excellent, be good to everyone. 那么,也愿你的今天不再平淡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