驻笔许久,复执笔,渐觉力之不能及。世事之纷繁,人心之杂乱,非吾之细微见卓所能查。固有观者之心,亦难有于事者之明,每有所见,恐事不符实,每有所感,亦恐己之狭隘片面而不能全观。
—-写在前

风清扬,云皓茫,完美的好天气。一种难以言语的舒-畅从心中慢慢散发出来,如一滴水从高空坠落入心海,一圈圈隐隐的缓缓的。

习惯了一个人上班,一个人看电影,一个人数星星,一个人的平静。生活就如同那面鼓,沉寂的久了于是渐渐蒙满了灰土,现实中不知道谁那么轻轻一捶便尘埃飞腾,鼓面抖擞鼓音铿锵,如穿过天空知了的叫声,一声一声落寞而又热火。

空气的味道有些清凉,仿佛是喝了花露水,整个人都精神起来。又仿佛屠宰过注了水的牛,自我也开始慢慢膨胀起来,于是便渐渐觉得此花为我开,此叶为我来裁,然而我挥一挥衣袖,却不能带走那片云彩。通透无暇似一张白纸,却不像纸那样可以折叠绘写,轮廓线条是那么柔美和润,却也能随心所欲变化多端。

我如溪水,从山上来,野蛮洒脱惯了,越石隙过沙滩,穿绿林漫草甸,浑浊而夹杂着枝草细碎,来到那片原野前,仿佛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丽恬然,似乎这样的完美也并不期待我这样的喧嚣和黯淡。这情景又如同淡然清静的夜,不知道谁燃起火把,咕哩呱啦唱起世前不为人记起的民谣,迎风起舞,火把上的火闪耀抖落下来,如满地盛开的星光。可是,是否那沉睡的鸟儿愿意听这别样的旋律,而不会在这样的张狂与不羁中飞向远方?

夏至时刻,像一张交通罚单,时时刻刻提醒着你,总有些东西你不期望却也逃不掉,就如同那燥热闷腻的梅雨天气总会到来,好在秋高气爽也可以算是一种夜空上臆想出来的孔明灯一样的寄托,虽飘渺影绰却不如猎户座的星光那么遥不可及。想起那句诗,我能看见你,有时却远不如你在我心里,在我的思念里,而梅雨也终会过去。

江山如此多娇,引无数英雄竞折腰;阳光如此之好,怎奈防晒无好招。心里早已认定这会是个炎热的夏天,因为心早就变得躁动不安,如铁板上震动的沙粒,饮料瓶里彷徨的蚂蚁。渴望那份灵魂深处的宁静与平和,因为这样才是生命该有的常态。也曾这样那样的猜过什么,却不曾像如今这般迷茫,仿佛佛祖赐给的无字天书,怎么看都参不出也悟不透,又或许时机尚未成熟。那么佛啊,待到山花烂漫时,可否许我皈依呢?
2013-6-21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