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明星暗,清风和缓,静谧而闲适的夏夜不觉让人心旷神怡,我一个人骑车缓行在悄无声息的古淮水大堤上。远处大楼流动的闪耀着的微黄的灯光像是蜂箱里晶莹的花蜜,每一个小格都是一处温暖而甜美的所在。路边的草木舒展着身体,仿佛是从燥热的日光中刚刚醒过来,叶片上反射的月光像是老电影幕布外的余影,抖动闪烁迷离如时光的车轮倒转。

从未经历过这么漫长却又短暂夏天,每一天似乎都度日如年,日子一天天翻过,光阴却像书本越来越薄越来越短。很多时候我还没有认真记下那一刻,而记忆却被时间的橡皮抹拭的朦胧不堪。曾有心有灵犀不点通,也未料温敏聪慧掩娇柔。那一日,风拂湖面起波澜,水月羽化就婵娟。那一日,花开花谢笑不语,玉门春风刻冰山。

思绪缓过,忽想起一件往事。有一女子名海棠生于吴江,江南并不出名的小地方。这里青墙灰瓦,水墨方砖,河里驶着摆渡的乌蓬小船。小时候,海棠总是穿着碎花青衣,窄窄的袖子挽住纤细的胳膊。常常见她陪着母亲在河边浣洗衣物,也时常见她泛舟湖中摘菱采莲,不经意处惊起飞鹭。于是年幼的她心灵手巧,是小镇的一道美丽风景。

海棠所以叫海棠,只因父亲是名花农,家中育有一片海棠林。每当春天千树万花齐放的时候,总会引来许多游人。父亲引以为豪,遂将女儿取名海棠。海棠16岁那年,城里来了一群美院写生的学子,其中有个人身材颀长面色白净,有着长长的头发和手指,提着大卷的宣纸请求借宿到海棠家。时值海棠花开,白的像云,红的像霞,那一抹优雅与端庄惊了芍药乱了茶花。他每天背着画板伫立在林中,伴着溪水涓涓,将这翩纤赋予纸间。

学子绘物之余,闲暇时终免不了写人。那天,他抬起笔,随性而起将海棠留在了画板上。画上的海棠有着浅浅的笑,淡淡的眉,别致而天真浪漫。海棠看到时惊讶的一言不发,没想到只要一只笔就可以将美好定格成永远。他见她痴痴的样子,便说,你那么聪明,不如学画。海棠有点迟疑,问,你真的能教我吗?于是海棠从此拿起了画笔。海棠很有灵性,进步飞快,她酷爱画海棠花,在她的笔下,海棠花栩栩如生,海棠的舒展,海棠的淡雅都跃然纸上,高考结束后她也顺利的考入了省美院。

大二那一年她陪同学看画展,却正好邂逅了画展的主人,是他。那个几年前为自己画像男生,如今已是个高大俊朗的男人了。四目以对,时光流转,海棠心中颤抖,有细细的喜悦从心中涌出,如深夜花开谷底水流。海棠终于明白,原来当一个人在心中默默怀想另一个人的时候,上天是会有感应的。而他也已然在水墨一圈小有名气了,于是身边也终不免蜂蝶缱绻,那么单纯烂漫又怎敌得过那么多风情万千。几天后,海棠便抱着大堆的画稿上门请教,他一如当年的认真,悉心指点。海棠心里满满的崇拜,笑着问,这样下去何时才能与你共办一场画展呢?他则指了指画板微笑着说,等你的海棠花能散发出香味来吧。于是海棠愈发努力,像影子一路追随着他,但她却始终不敢说自己梦里的星空满是他微笑的面孔。如梦如幻的海棠林里,揣着梦想的女子,挥动着沾满水彩的笔刷描摩着那一朵朵美丽的花,她被花香浸透的满身芬芳,而心却像画中叶片上的那只蝴蝶,永远的停留在了那个名字上。

下课之余,海棠常到松陵渡写生。那日她去踩景,雨后独自撑伞延湖堤漫无目的缓缓而行,她穿过石桥站在柔蔓的柳枝下望着静静的湖面出了神。湖面缓缓驶来一条船,船上坐的竟是他与一名女子。俩人喁喁细语,女子的长发风情地缠绕在他颈上,无人注意伞下的海棠。但海棠分明听见那女子问他:“那个总跟着你的小丫头到底是谁啊?”他淡淡一句:“一个学画的孩子而已。”听到这里,海棠的泪水打在湖面上泛起一圈圈涟漪。冬天到了,海棠林里满地木叶,而远处的城市里正在举行一场热闹的婚礼,他终于迎娶了那位风情女子。海棠送上绣满海棠花的锦被,但人未到场。

从此海棠愈发努力,毕业那年,被作为优等生选送到国外去进修,许多个夜晚,梦里都是家乡的画面,思念的风吹过,海棠花朵转瞬间又全部化成他的笑容。是啊,年少时候的爱恋要用多少年才能够忘记?回国后不久,海棠邂逅了一场平和的爱情。这个男人如同一块家常的棉布,很温暖、贴心、踏实,海棠第一次懂得,原来两情相悦可以这般的轻松美好。海棠决定嫁给他,并随他去另一座遥远的城市。

婚前,海棠想办一场画展,似是完成一场夙愿,也是对自己青春过往的最好诠释。纯棉的男子含笑不语,许久之后只讲了三个字:我理解。画展筹备之前,海棠去了他的家,他正在画室里面作画,画架下堆满孩子的玩具,当初那个风情的女子正充满警惕地瞪视着她,海棠咽下了未出口的话,只放下请帖便转身离开。

画展上的海棠穿一袭白裙,上面是手绘的饱满的海棠花果和蝴蝶,她微笑着迎接来宾,心中在隐隐期待着什么,然而他到底还是没有出现。画展结束前,她的那幅《海棠的青春》被人高价买走,并未留下姓名,只有一行熟悉的字体:你的青春我路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