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很深,那种明澈的深像她美丽的眼睛,他看不透,但是他喜欢,没有什么能更让他着迷的了,只是此刻他想她,听着dying in the sun,对她的思念像毒瘾一样泛上心来。他不明白,为什么简单的事情遇上她总是一发不可收拾,到了机乎烦乱的地步。

她和他只不过都是公司的小职员,萍水相逢原算不得缘分。一次部门经理让他到她那里去取文件,她当时并不在,经理催的急,他只好未经允许便轻翻寻找,千万寻觅却始终找不得,心想女孩子的东西都藏的那么严啊……蓦然回首才发现她已经站在他身后,静静地看着他,一言不发,愠怒而又有点疑惑,他落荒而逃,来不及解释,只留下一堆杂乱的文件。

他忐忑不安,不知道这事该如何了结,就像犯了错的小孩不知所措。直到她将文件轻放到他桌头,微笑着看着他,他知道她已不再生气,而他却还在耿耿于怀,这一切又是多么可笑。他和她的联系逐渐多起来,就像织布的飞梭来来往往,不过都是关于身边的同事和工作的。就这样一天天时间转过去,一夜夜漫过心头。终于有一天他不知道该聊些什么,他问自己他该怎么办,那么善良的女子,怎么去想都是一种罪恶。

他知道她就是她生命之路上的那株红木槿,淡雅端庄,芳香扑鼻。于是他向她发了一封下班后一起喝咖啡的邀请,她回复 why?他愣了一下,想一不小心已经露出了破绽,原来她那么敏锐,他再一次不知所措。一日他去楼下的商店去买烟,一不留神看见她挽着长长地裙摆走下楼来,他在心里惊叹她竟然那么美。他问她需要什么,她说帮她拿包哥本哈根。他问糖要什么样的?她说不用拿糖了,不喜欢加糖。他心想:咖啡不加糖该是怎样……一起上楼,她静静地听着他的小笑话,时不时的微笑。回到办公室,他无法让自己不去记起那一刻。然而他知道他的红木槿花开花谢是那样美,他只能遥遥的望着她,在风中嗅着她的香味,但是他不能守护着她,更不能拥她入怀。

她和他更像是居客和旅人,他陌陌地站在她家门前看着伸出墙外的飘绵柳枝,庭内曲径深深,桃花三两枝,杏花红白点点,绿青苔敷着青石板,这里需要一个陌生的访客吗?他是个莽撞的傻小子,一定会弄折了花枝,踏破了阶砖,又崴了一脚泥……她一切都好,他却不能为她锦上添花,那么要他又有何用?计划好的一切就这样想圈圈飘飞的烟丝一样最后全部烟消云散,明天依旧像昨天。

他庆幸生命中有这样一段日子,日复一日就像循环一样,他很知足,每天能够看见她就足够了,他只希望没有人会来打扰,他是多么自私啊。情人节就像路边的顽皮小孩不知不觉就蹦到了你的身边,他意识到该准备些东西。他记得有家玻璃制品店有种咖啡杯很漂亮,晶莹剔透,独一无二,就像她的心,送给她用该不错吧。他带着礼物去上班,走到办公室前看见经理秘书抱着一大束玫瑰花堵在门那里,他拍拍秘书的肩膀,说送谁呀,谁那么幸福啊。秘书支支吾吾什么也没有说,在其他女同事的推攘下走向了她那里,她不好意思红着脸收下了。他私下得知,一个月前秘书就开始追求她了,消息如晴天霹雳,可他却是最后才知道。

一刹那的心死,仿佛从来没有跳动过。也许爱一个人不该闪光晃眼般的失去信心,但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,他和他是没有可比性的,此时他心她不知便是最好的结果了。她不会因为他的唐突而不知所措,因为他知道,她那么善良以致于必然会一言不发。而他也不会因为自己的莽撞而再见到她时那么尴尬。他突然感觉到手心的凉意,还好他有话并未出口。他偏过头,苦笑的看着他们,默默的走回自己的小天地,将那个透明杯子摆上自己的桌,心想放她那里该多好啊,不过他还可以默默的看着她,看着她接受越来越幸福的生活……-

柏拉图似的爱情就这样开始了,越来越频繁的约会,他看着他们的一步步进展,仿佛不曾落下,他想她必定被幸福感充满了吧。他突然发现抽屉里的咖啡没了,意识到得去了。转身就到楼下小店,顺着货架往前找。温润的感觉袭来,从未有过却又那么熟悉,让他眩晕。他不由自主的回过头,那张温暖舒畅美丽的面孔正看着他。毫无疑问,他愣了,愣的她不知所措。他慌了,赶忙道歉,她则是浅浅的笑了,他知道原来她并不在意。他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么?她说我找不到咖啡了。他说一起找吧。她说你不是喝茶的么?他说我开始爱上咖啡了。 -

小小的便利店,小小的角落,小小的货架愣是找不到那包哥本哈根。她理了理头发,说我们去附近的超市找吧,他说肯定有的,他变戏法似的从货架最顶端拉出一包。他笑说是不是有人捉弄我们?她则说就一包,你带回吧,我去超市。他这才从兴奋中缓过,只有一包。他汗,在他高兴的时候她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。原来她这么细腻。不由分说,将咖啡放入她手就遛吧,留下一句:你回去,我去找。她站在那里,看着他在烈日中渐逝的背影,想说却来不及:上次买咖啡的钱还没给你……-

可笑的是,超市中却没有他想要的咖啡。他望着那只咖啡杯,瘾痛却漫过心,没想到这么快就上瘾了。他因她而爱上咖啡,因咖啡而时时念着她,想起这样单相思正如不加糖咖啡。苦味虽不如茶香悠长,却比茶味更浓更强烈,更能让人刻骨铭,苦味之后便是淡淡的香味,仿佛像是甜蜜的回忆般诱惑着你,让你无法自拔。迷一样的女子,仿佛咖啡浓郁的颜色,你永远无法看清,她却又是那样迷人。他知道这样的故事他只能是的听众,是她童话般生活的见证,他不奢望,但他真诚的祝福她。-

   月底,公司人事变动抽调人手去南方开拓市场,他自告奋勇的推荐自己。身边同事都大惑不解,那里条件很差,任务很重,认为他是疯了。是啊,他是疯了,但是却为她而疯。她即将步入幸福的殿堂,他已放心,是时候离开这里了,这样他也许会开始新的生活吧,他想。离开的那天,下着小雨,门口遇见撑着折伞的她,伞在风中摇摆,他帮她扶住,她轻轻的问,去南方么?他说,是的。她说保重。他一脚踏出并未回头,就这样消失在雨中。他不知她是怎样的表情,他不想知,他想她好他就好,除了她幸福他已别无他求。他又想起那句,失去总比拥有好。她如和他在一起,那么她必定会经历很多苦难,那是对她不公平的,也是他不忍看到的,那么愿她幸福。-

流年像风中书页般翻过,如今的他与当年的他已大不同了,镇定,成熟,谈笑风生,唯一不变的仍是熟悉的哥本哈根。由于他的苦心经营分公司业绩蒸蒸日上,他也平步清云,成为最年轻的地区经理。-

一日下班老友约他去公司对面的咖啡厅去闲聊,去了便被吸引,不大的咖啡厅看似随意却错落有秩,温馨而充满家的气息,经理人的敏感让他惊奇竟有人如此会经营,公司附近却还有如此美妙的去处,他为何向来不知?朋友笑着说,你工作起来什么都忘了,快不识人间烟火了。他笑着说,怎么会。一算,来这里已经7年了,他确实没有松懈过,也很少这样消遣过。公司飞速发展,他由衷高兴,一种成功的满足感和职业的紧迫感交织呈现。可是,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他总会忍不住挂念起她,暗暗的问自己,她还好吗?回过神来后,却又嘲笑自己,人是多么可笑的矛盾体。-

思绪一恍而过,闲聊中才得知这店由一本地女子半年前所开,生意一直很好。他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、来来往往的才子佳人,摇摇头,不知道已经错过了多少个美丽的夜晚。老友看他神情如斯,便笑道,都三十出头了还多愁善感啊,他不好意思的说,跟你一块我才做回真正的自我。-

老友怕他心情失落,提醒他这里的咖啡味道独到,耐人寻味。他赶忙品尝。香气和奶味虽未入口却沁入心脾,和其他咖啡比稍有些浓,苦味也偏重一些,细细品尝像是掺入了些许失落情愫。呵呵,他不由的,心情更是失落了,他暗笑。他对老友说,这咖啡比他平常喝的甜多了,不过味道也很好。老友笑说,你口味真重,把咖啡当中药喝啊。他则说,这么多年习惯了。-

有时他常说他对时间又憎又爱,憎它使人遗忘,爱它让人成熟。在时间越过的无尽的荒漠上,有一小片绿洲,任遗忘的风沙怎样肆虐,那绿洲却是生机勃勃,他知道那便是他心中的那份脆弱的自我,那份偏执的希望。只要有人触及那里,他便会被那小小的希望温暖,然后不知所措,再强装坚强的将心门掩上,不再让人看见那脆弱的灵魂。